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
无人穿走的童鞋:215具加拿大原住民儿童遗骸刻写悲痛

  他从包里拿出一摞当局为寄宿学校受害者提供补偿金的材料,扔在地上。他说,这些补偿有数万加元,但“这不是重点”。“他们的钱和资源从哪儿来?是把世居在这里的人赶走。”

  有人在纸片或鞋子上留下字句:“我们不会遗忘。”“每一所寄宿学校都应被查清!”还有人写下的是“种族灭绝”。

  6月2日傍晚,有的花束已枯萎。但不时有人送来鲜花。两位年轻女子细心整理她们带来的花束,并插在童鞋中。

  “整个国家都被触动了,”他指着身后长长的一排童鞋和各种纪念物说,“这就是这些(遇难)孩子们的力量。”

  6月是加拿大的原住民历史月。联邦众议院在6月1日围绕原住民话题举行了特别辩论。

当地时间6月2日,在位于多伦多的加拿大安大略省省议会大楼门前,人们摆放了上百双童鞋和各式玩偶、鲜花、留言卡等,为日前该国卑诗省(又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)一处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215具儿童遗骸之事志哀。 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

  盖理说,杨本芬:80岁开始成为作家,豆瓣评分高达8.9-中新网,很多原住民寄宿学校的隐秘历史如今都乏人知晓,今天的孩子大多只知道这个国家有多么多么美好。

  “议员们要‘辩论’。他们还要‘辩论’什么?”盖理摊开手问道。

  卑诗省(又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)甘露市(Kamloops)的印第安原住民部族5月底公布,他们在一处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并确认了215名该校学生的遗骸。这些孩子的死亡从未被官方记录在案。自那之后,包括多伦多在内,加拿大各地民众开始以这样的方式表达他们的震惊与悲痛。全国的政府机构均降下半旗。

  “我们不使用暴力。”盖理说,“我们要的不是钱,而是承认。”(完)

  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公室对加拿大媒体回应表示,215具原住民儿童遗骸事件令人震惊并重新揭开痛苦的伤口,加拿大应对此展开迅速且详尽的调查。

  加拿大联邦成立后,为了对包括印第安人(亦称第一民族)、因纽特人和梅蒂斯人在内的原住民强制“同化”,逐步设立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系统。据不完全统计,逾15万名原住民孩童被送入寄宿学校,长期与世隔绝。其家人往往不知孩子最终下落。数万孩童在校内遭性侵、虐待及严重歧视等,亦有数千名孩子死亡。寄宿学校系统延续百余年。直至1996年,香港跑狗图彩图2021,最后一所寄宿学校才被关闭。

  中新社多伦多6月3日电 题:无人穿走的童鞋:215具加拿大原住民儿童遗骸刻写悲痛与震惊

  面色黝黑的印第安男子盖理站在一旁,向愿意驻足的人们反复讲述自己和部族的人们曾经历的痛苦。

  盖理的老家在安大略省北部的皮克尔湖。他曾被送入过两所寄宿学校。幼时被殴打、虐待,日常乳房保健“四级措施”_39健康网_女性,甚至几乎丧命的情景,他记忆犹新。“我认识的一个家庭送走了7个孩子,另一家送走5个孩子,”盖理说,“他们全都再也没有回来。”他告诉人们,自己的母亲、父亲、姐姐都死于非命。

  在多伦多长大的年轻人威尔在社交平台看到相关信息后,便与妹妹来到省议会大楼表达自己的心意。他说,听了盖理有些情绪化的讲述,自己相信,需要调查所有寄宿学校,尽可能让所有孩子都能“回家”。

当地时间6月2日,位于多伦多的加拿大安大略省省议会大楼门前,上百双童鞋和各式玩偶、鲜花、留言卡静静地铺在地上,为日前该国卑诗省(又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)一处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215具儿童遗骸之事志哀。 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【编辑:李骏】

  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

  一对夫妇悄悄从包里拿出一件橙色T恤衫,绑在了铁栅栏上。T恤上印着“每个孩子都很重要”。

  位于多伦多的加拿大安大略省省议会大楼门前,上百双童鞋和各式玩偶、鲜花、留言卡静静地铺在地上,献给那些曾活在一段黑暗历史中、永远无法享有快乐的原住民孩童。

当地时间6月2日,在位于多伦多的加拿大安大略省省议会大楼门前,印第安男子盖理向人们讲述自己在原住民寄宿学校曾经历的痛苦,并展示当局为寄宿学校受害者提供补偿金的材料。人们在这里摆放了上百双童鞋和各式玩偶、鲜花、留言卡等,为日前该国卑诗省(又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)一处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215具儿童遗骸之事志哀。 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